1. <table id="wzyxt"></table>

    2. 先秦兩漢
      王中江|超驗時間與經驗時間:《老子》中的兩種時間觀及其內在關聯
      發表時間:2023-06-14 10:52:16    作者:王中江    來源:“社會科學戰線”微信公眾號
      王中江,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研究方向:近現代中國哲學、早期儒道哲學、出土思想史文獻。

         時間的語言和概念不是單一的,從語言學而言與從哲學而言時間的語義、用法、內涵等各不相同。分開言之和在交叉方法之下合而言之若都被允許,既可滿足不同領域的承諾,又能在運用方面帶來便利。不同領域對“時間”的研究(如哲學的、科學的,還有文化的等),分得很細,但又有交叉。古代東西方不同傳統中的時間觀,整體上具有交叉性和交織性,但也有所區分。這里我們探討的老子的時間觀就是如此。正因為這樣,人們對它的研究也呈現出多樣性。有語言學上的討論,有哲學上的討論,也有交叉性的討論。大致來說,哲學上老子的時間用語,有同“道”及其隱喻聯系在一起的“恒”(傳世本本作“常”)、“久”(“道乃久”“不失其所者久”)、“始”(萬物之始)、“不死”(谷神不死)等,也有同具體事物(產生、變化和消亡等)聯系在一起的“生”“死”“新”“舊”“始”“終”“早”“晚”“既”“將”“時”“先”“復”“歸”“返”“長”“久”(天長地久)等;天文歷法學上的老子時間用語,有“朝”“日”“春”“冬”“年”等;歷史學上老子的時間用語,有“昔”“昔日”“昔者”“古”“今”“古始”等。

         這樣的劃分當然是相對的,有的用法也不是單一性的(如“久”“始”等)。整體上,《老子》中的時間概念,可以區分為無窮連續性的歷時和有窮連續性的歷時。前者主要是指道以及道的各種隱喻(如“母”“根”“谷神”“玄牝”“門”等)的時間;后者主要是指具體事物包括天地、人等萬物的時間。天文歷法和歷史學上的時間,也可以歸入后者這一類。前者的時間是超驗的時間,后者的時間是經驗的時間。這篇論文主要是來論證老子哲學中存在著這兩種不同的時間:一是同道及道的隱喻結合在一起的無窮的超驗的時間;二是同具體事物和物理世界結合在一起的有窮連續的經驗的時間。這兩種時間在老子那里有內在的關聯。具體事物的時間各自分有了無窮的道的時間的一部分,道的時間又因具體事物的有窮性而成為可經驗化的時間。

         為了求證這一立論,我們首先要探究《老子》中作為萬物根源意義上道的永恒性(“恒”)及其所指,特別是作為道的謂詞的“道恒”的內涵?!独献印肺谋局姓娴挠羞@種用法和內涵嗎?這一用法表達的道的時間性究竟是指什么呢?我們究竟如何理解和解釋道的時間性才算恰當和準確呢?在這一前提之下,老子的具體事物時間同道的“時間”又是什么關系呢?如果兩者是不同的時間,萬物的時間又如何解釋呢?對這些環環相扣的問題的探討,對道的時間永恒性認定,不僅要基于“恒道”的用語,而且也要基于《老子》文本中的“道恒”(即道永恒)的說法,基于《老子》中衡量萬物的時間有各種不同的尺度。這些尺度界定了事物的生成、變化、反復、循環、逝去等各種時態。各種具體事物的時間特性同道的時間特性既有差別,又渾然一體,這是老子兩種時間觀的基本構造和內涵。
       
      一、老子之“道”的時間性疑問

         為了測算時間的多少、長短,人類很早就想出了計算時間的方法,制造出了測量時間的各種器物;為了表達和傳達時間,人類創造出了有關時間的各種用語。這使人類在量度和測量時間時,在歷法、記時和日常使用的時間語言中,既好像很清楚時間是什么,又能很方便地生存和生活。但是,如果人們追問“時間本身”是什么,追問宇宙中是否有“獨立”的時間,就感到困惑。神學家們、哲學家們首先感到了這種困惑,又率先去嘗試解開時間之謎,解開“時間之箭”是一種什么樣的“箭”,由此形成的復雜“時間”概念和時間哲學,保存在人類的時間概念史中。老子的“時間”概念是其中之一,而且理解起來要更難。一個疑點是老子的“道”有沒有時間性。因為“道”是無形、無象的絕對。但老子的“道”是有時間性的。如果說老子的“道”確實具有時間性,那它是一種什么時間性呢?

         東西方哲學上的時間觀各種各樣,神學上的時間觀也是如此。人們也許不能想象作為萬物根源的道何以會有“時態”。上帝創造了萬物和時間,但上帝在不在時間中這一問題令人非常困惑。上帝在創造萬物之前從事什么被巧妙避開。這一笑話,經由圣·奧古斯丁的記載,被認為觸及了宇宙大爆炸、宇宙起源和時間開端的玄妙處。如果說上帝不在時間中是指上帝超出了有限的時態,指上帝永恒,指上帝在時間上的無限性,那么,上帝仍同時間分不開。將“上帝”翻譯成中國的“道”,說上帝即道,這就同老子的“道恒”有了某種可比性。哲學上一般認為普遍的共相(如柏拉圖的理念)、理(如朱熹的天理)是不變的,不處在具體的時空中,是超越具體時空的。說共相超越具體時空,能說它沒有任何時間性和空間性嗎?哲學上既有具體事物或經驗世界的時間性及其有窮性的時間概念,也有不同于具體時間的超驗世界的永恒時間或絕對時間概念。具體事物的時間性可以量度。這些事物有的綿延時間很長,有的綿延時間則比較短暫。但不管如何,它們都是有窮的時間。與之不同,非具體事物的絕對時間則是萬物時間根源的時間。老子道的時間就是如此。

         對于老子的道(超級實體、超級能量和超級法則),這里我們要避免陷入復雜的討論,而只集中探究它的時間性以及其他同具體事物時間的關系上。具體事物的時間性,尺度再長(天長地久)或者再短(方生方死),都是時間連續中的有窮時間。但老子的“道”(無形、無象)不是具體事物,它當然就超越了具體事物的時間性。但這不等于說它沒有時間,只是理解起來頗不容易。按照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老子》第42章)、“道生之”的論斷,宇宙有一個開端,這也是道家宇宙生成論的一般特性。據此,一個合理的推論是,道在創生“一”(一種所指)和萬物之前,宇宙沒有具體事物的時間,只有根源性的道的持續時間,形式上這很類似于上帝創造萬物之前的情形。道創生萬物之后,它一方面獨存,一方面它又內化到各種不同的具體事物中,就像韓非區分的道與理的關系那樣。依據老子描述“道”說的“獨立而不改”(《老子》第25章)和“大道汜兮,其可左右”(《老子》第34章),道既獨立自足,又泛化和參與到萬物的化育中。由此來看,老子的道也有了經驗上的時間性。一方面它自身依舊不斷持續而無窮無盡,一方面它又伴隨著事物的生生滅滅而表現為間斷性的時間性。

         如果有人說老子的“道”作為超越的絕對沒有時間,那么,我們要說這是不能成立的。張岱年否定這種說法應該也是基于這一點。他認定老子的“道”具有時間性,老子的道不是超越時間的存在。“道乃久”(《老子》第16章)就將道同時間性結合了起來?!独献印肺谋局械?ldquo;恒”不僅能支持“道”具有時間性內涵,而且也支持老子所說的道的時間性又有永恒或無窮連續的非同尋常的時間意義。從《老子》文本中“道”與“恒”的關系上能夠求證這一點。但老子之道的這一語義和內涵被埋沒和遮蔽了。造成這種現狀的次要原因來自語言學方面,主要原因來自老子之“道”的復雜性和難解性上。我們要準確認識它、把握它十分不易。出土的不同《老子》抄本,確認了《老子》傳世本中的“常”字原來大都為“恒”字,這是因避西漢皇帝劉恒的名諱而改。上博簡的《恒先》文本彰顯了“恒”這一概念;還有我們圍繞“恒”這一概念展開的許多討論,共同促成了認識東周子學“恒”這一概念的契機。這其中就有認識《恒先》的“恒”,認識老子的“恒”和“道恒”的“恒”,等等。
       
      二、“道恒”的語義失憶及喚起

         我們需要在語言學上確定《老子》文本中是否有作為“道”的謂詞的“恒”的用法。相對于“恒道”,老子是不是還有“道恒”的表達和語義呢?這是我們要追問和回答的一個重要問題。事實上,老子有關道的時間性概念(語詞、語義和語用),除了“恒道”的表達,還有“道恒”的表達。一直以來,主要因為我們沒有準確地掌握《老子》中與此有關的三個章節的語義而導致了不正確的句讀:

      1.道恒無名,樸雖【小,而天下弗敢臣】。(帛書乙本)
      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也。(王弼本第32章)
      2.道【泛呵,其可左右也,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萬物歸焉而弗為主,則恒無欲也,可于??;萬物歸焉【而弗】為主,可名于大。(帛書甲本);
      大道氾兮,其可左右。萬物恃之而生而不辭,功成不名有,衣養萬物而不為主。常無欲,可名于??;萬物歸焉而不為主,可名為大。以其終不自為大,故能成其大。(王弼本第34章)
      3.道恒無為也。侯王能守之,而萬物將自化。(郭店本)
      道常無為而無不為,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王弼本第37章)

         歷史上和現在人們對這三個章節中“恒”或“常”字的句讀,一般都是將它同下一個字連讀,句讀為“道恒無名(或‘常無名’)”、“道常無為而無不為”(“道恒無為”)、道“恒無欲”(“常無欲”)。這樣的句讀,從語言學上說是將“恒”或“常”視為副詞。但問題恰恰就出現在這里。其實不能這樣句讀。這涉及《老子》文本中“恒”字的整體用法、語義和內涵問題。從統計的意義上就可看出,“恒”是《老子》文本中用例不少的一個重要的字匯。這已成為《老子》研究的一個新的常識了。當然,《老子》文本中的“恒”字確實有用作副詞的例子。如“取天下恒以無事”(《老子》第48章)、“恒于幾成而敗之”(《老子》第64章)、“若民恒畏死”(《老子》第74章)、“恒與善人”(《老子》第79章)等文句中的“恒”字,都是用作副詞,意為“常常”“經常”“往往”等。

         有如此多的例子,加上“道恒無名”“道恒無為”的用法,形式上看起來同這些例子的用法又很類似,久而久之,人們習以為常,它們就被混同了起來,結果“道恒無名”和“道恒無為”中的“恒”字也被當成了副詞。就像人們的行為經常、常常如何那樣,我們就不假思索地類推道也有常常、經常如何的情形。但果真是這樣嗎?前述三章中的“恒”字有沒有可能不是用作副詞而是用作名詞呢?如果確實如此,前述三個章節中的“道恒”句讀就應該是這樣:

      1. 道恒,無名,樸。雖小而天下弗敢臣。
      2. 道【泛呵,其可左右也,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萬物歸焉而弗為主,則恒,無欲也,可名于??;萬物歸焉而弗為主,可名于大。
      3. 道恒,無為也。侯王能守之,萬物將自化。

         從整體上觀察《老子》文本中的“恒”字以及它同道(恒道和道恒)的關聯,我們發現“道恒”的“恒”字用作名詞不僅是可能的,而且是確切可信的。撇開前述三章的“恒”字不說,《老子》文本中其他的“恒”字,也有用作名詞的例子。如“恒德不離”(《老子》第28章)中的“恒”字,就是名詞,它是以名詞作“德”的定語。“恒德”即不變的一貫的恒久之德。說到道的時間性,特別是它作為時序的永恒性,我們能聯想到的是《老子》中的“恒道”概念。這里的“恒”字顯然也是名詞和以名詞作定語。同“恒德不離”的“恒”字用法類似。它們都不是用作副詞。

         從義理上說,人的言行有經常不經常之分,但根源性的“道”的活動沒有經常不經常之分。道是萬物的標準尺度,它的活動方式是一貫的,就像荀子說的“天行有常”(《荀子·天論》)。既然《老子》中“恒道”的“恒”字是名詞,是用名詞作定語說明道的特性,那么認定“道恒”的“恒”字是用作名詞,是以名詞謂語來說明“道”的特性,那就順理成章?!独献印分屑热挥?ldquo;恒道”的表達,即使它沒有“道恒”的表達,邏輯上我們也可以說“道恒”。何況恰好《老子》文本中有“道恒”(“道恒無名”“道恒無為”)的表達。其中的兩個“恒”字都是用作名詞性謂語,它們同下文的“無名”“無為”用作名詞性謂語完全一樣?!独献印返?4章中的“道泛呵……則恒,無欲也”中的“恒”字,承上文“道”字,也是用作名詞性謂語。此外,《老子》中的“恒”字用作名詞性謂語,還有第16章和第34章的兩個例子。第16章“致虛恒”的“恒”字用作名詞性謂語,說的是人修煉虛懷精神境界要有恒心,要做到專一(持之以恒)。這里的“恒”字的用法,同孔子引用南人之言——“人而無恒”這句話中“恒”字的用法一樣。
       
      三、連續無窮的時序:超驗之道的永恒性

         至此我們從語言學上考察了《老子》中“道恒”的“恒”字為什么是用作名詞而不是用作副詞。我們相信這一判斷是真實和可靠的。接下來的問題是,《老子》中作為名詞和作為“道”的謂詞使用的“恒”字,其內涵是什么呢?我們一再指出老子的“道”具有時間性,指出老子之道的時間性不同于具體事物的時間性,它是無窮連續的時序和時態,而不是具體事物的生生滅滅的時態?,F在我們終于可以來考察《老子》文本中(“恒道”和“道恒”)“恒”字的內涵以及為什么說老子的“道”在時間序列上是無窮的。

         “恒”這個字的本義是指月相的周期性變化。它在之后的演變中,引申出了持續、持久、長久、恒心、永久、永遠、常常、法則等用法和意義。根據上述我們對《老子》文本中“恒”字的不同用法的考察可知,“恒”字在早期中國典籍中的一些用法,在《老子》中大都用到了?;氐秸軐W上,人類承認世界充滿著變化,承認一切具體的事物都有生有滅。任何具體事物在生滅之間的持續和連續就是它的時間性。這種時間性不管是漫長的,還是短暫的甚至是瞬間的,都是有限的、有窮的時間序列,就像具體事物在空間上都是有限的那樣。牛頓說的“相對時間”(指具體事物特別是運動狀態中可測量的時間),邏輯上包含著它的有限性。但正如前述,哲學上一般還肯定一種無限的時間。中國的自然哲學家就認為“宇”和“宙”都是無限的。如《莊子·庚桑楚》中說的“有實無乎處者,宇也;有長而無本剽者,宙也”,《尸子》中的“天地四方曰宇,往古來今曰宙”等,都表達了時空的無窮性和無限性。對應于相對時間,牛頓還設定了“絕對時間”(不會改變,獨立于任何具體事物而均勻流逝),也許暗含著時間無窮性的意義(科學上已不接受這種時間觀念)。

         既然《老子》的“恒道”和“道恒”中的“恒”字是用作名詞,既然“恒道”和“道恒”的兩個恒字語義一樣,既然哲學上又有無限的時間觀,既然文字上的“恒”原本又有永久、永遠的意義,那么,我們就能認定老子的“道恒”的“恒”字就是指道在時間序列上的無窮連續性?!独献印分械赖臅r間的無窮性,如果說也是一種絕對,那么它至少有一點不同于牛頓的絕對時間的“絕對”,它是同道體結合在一起的時間,而不是牛頓意識中的純粹空架子的時間。莊子受老子思想影響并發展的一個方面就是斷定道在時間上是無限的。如莊子追問宇宙萬物的開始,說古人認知世界的程度不同,他們看到的事物的時間尺度也不同。他用類似于繞口令的語言表達了無限時間的意義:“有始也者,有未始有始也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始也者;有有也者,有無也者,有未始有無也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無也者。”(《莊子·齊物論》)而這種時間,恰恰也是道的時間:“夫道……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極之上而不為高 ,在六極之下而不為深,先天地生而不為久,長于上古而不為老。”(《莊子·大宗師》)比“天地”“上古”還“久”和“老”的道的時間,就是無窮的時間?!肚f子·秋水》的“道無終始,物有死生”,也直接說明道的時間是無窮無盡的綿延和連續。

         老子之“道恒”是指時間的無窮性,我們從《老子》其他一些文本對道的特性、對道與帝的關系的說明、對道的一些隱喻描述中也能加以證明。老子描述根源之“道”在時間上的無窮性有兩個重要的類比,這兩個類比都將“道恒”引向時序上的無窮性。在商周,“帝”被看成是至高無上的宗教神或超自然的力量,被看作萬物的創造者,被看成是一切的開端。老子用“道”取代“帝”解釋萬物的起源,認為“道”早于“帝”,說“道”比上帝還要悠久(“象帝之先”),為道賦予了時間上的最初性和無窮性。在西周和儒家那里,天、天地也被看成是宇宙萬物的根源,被看成是時間上的最初。老子也說“道”比天地更早、更古老(“有狀混成,先天地生”),這同樣也說明了道在時間上的久遠性和無限性。

         《老子》描述“道”的特性有“大道”和“道大”之言。這里的“大”字是指什么呢?大小一般是用來衡量和比較具體事物的空間尺度。莊子揭示事物空間尺度的相對性,在《齊物論》中有“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泰山為小”的說法,在《秋水》篇也有“因其所大而大之,則萬物莫不大;因其所小而小之,則萬物莫不小”的說法,其中所使用的“大小”詞匯就是如此。但道不是具體事物,道是宇宙和萬物之母,因此“道大”的“大”,如果是指宇宙根本性的實體、最高的實在和最普遍的法則,那它就不同于某一類事物的實在及其法則;如果將道同空間聯系起來,那它就只能被理解為無限的、無窮的空間,它不同于有形事物的“大小”空間。時空是事物不可分割的兩種特性,如果事物在空間上是有限的,那么它在時間上當然也是有限的。既然道在空間上是無限的,那么它在時間上也是無限的?!独献印返?4章說“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后”,是強調“道”在空間上的無限性;第25章說“獨立而不改”,是強調“道”在時間上的無限性。因此,老子的大道和道大的“大”,既有“道”在空間上無窮性的意義,也有“道”在時間上無窮性的內涵。

         老子說“道隱無名”,說道“吾不知其名”,莊子談論“道”的超語言特性,也許都只是形式上的矛盾,因為老子及其繼承者不僅言說了“道”,而且用各種方式去談論“道”。其中一種方式是用隱喻表達“道”?!独献印分杏幸恍?ldquo;道”的隱喻,如“母”“玄牝”“谷神”等。道的這些隱喻都被賦予了時序上的無窮性內涵。如對于具有最強生育能力的“玄牝”,老子描述說:“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老子》第6章)。既然說道“綿綿若存,用之不勤”,這就說明“道”作為最大的能量有用之不盡的無窮性,這同時也意味著“道”在時序上也是無窮的。同這一論述有關,老子更有“谷神不死”的表達。“谷神不死”的隱喻也說明“道”的永恒性和時序無窮性。

         “道”的這種無窮時序概念是線性的、可逆的,還是非線性的、不可逆的呢?抑或兩者都是呢?道有循環、周期性的意義嗎?回答這幾個問題涉及對《老子》有關文本如何解釋?!独献印肺谋局杏?ldquo;反者道之動”(第40章)、“周行而不殆”(第25章;郭店本、帛書本沒有這句話)等論斷。如果將這兩個論斷中的“返”和“周行”都看成是“道”的特性,而“周行”的“周”又被解釋為圓周,那就等于說“道”有返回的時間特性,又有循環的特性。如果接受這種解釋,那我們就要追問“道”為什么要返回,道要返回到哪里?道為什么要循環?能將具體事物的返回和循環圖像投射到“道”上嗎?根據我們的研究,即使“周行”概念是《老子》一書原有的,那其中的“周”字,也不是指“循環”,而是指“遍”,類似于“大道氾兮”這句話中的“氾”字之義。“反者道之動”的“返”字,也不是指“道”的返回,它是指道輔助異化的事物返回自身?!独献印分?ldquo;復”和“歸”的概念指“化而欲作”的具體事物復歸自身,正好與此意義吻合。由此來說,老子道恒的時序無窮性,是指線性的、不可逆的無窮性,不是指非線性的、可逆的,也不是指循環和周期的無限性。
       
      四、經驗世界的時間與道的永恒性

         以上我們一直圍繞《老子》文本中道與恒的關系及其相關言說來求證“道恒”表達的是道的時序無窮性。但這只是老子哲學和思想中的一種“時間”概念。一旦我們將視線轉到具體事物上,一旦我們進入老子有關具體事物的時間概念上,我們看到的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老子的經驗時間、具體事物的時間都是有限的時序和有限的時態。在老子的哲學中,一切有限的事物都不具有永久的特性,它們都是有始有終、有生有滅的存在。這種有限時序性的時間性概念,包含著線性、可逆性、循環性和周期性的意義。如老子強調事物的不斷積累(如由少到多、由小到大,這同時也是時間上的積累)能夠成就一切(如老子說的“大器免成”),強調慎終如始的概念,有線性時間的意義;老子的返本歸根、復歸的概念,有時間可逆性的意義;老子的“損益”(“損之而益”與“益之而損”)和“禍福”相互轉化的概念,有時間循環的意義,等等。這些都是老子的經驗時間的特性。接下來我們要討論的是老子的具體事物的有限性時間概念同道的無窮性時間觀念之間的內在關聯。

         人有一種非常奇特的心理,面對自身的生命,面對自然界的一切事物,即使他承認其有限性,承認它們都無法超越時間上的極限,但他往往仍希望他喜愛的事物(包括人的生命)有更長的時間性,甚至永恒。人一旦將這變成信仰,他就會追求這種理想,至少期望它。這就是為什么中國很早就有了長生的觀念和后來又有了系統化的道教的生命不死的信仰。同樣,人類一旦認識到他的肉體和身體難免死去,但它又不甘心,于是又想象出人的靈魂不死、精神不滅等信仰。當今人們為生命工程所鼓舞而期待增加生命長度自不待言,相信人類長生不死的超人類主義信念也正在被強化。

         人類追求具體事物的長久性,同人類信仰神學上的絕對神如上帝的永恒性,同人類創立各種哲學上的絕對實體、最高實在具有密切的關系。老子之道的時序無窮性,一方面使具體事物從它那里分有了各自的有限時間性,另一方面又去規范和輔助各種具體事物能夠享有各自的時間(如人享盡天年)。如果說具體事物的時間有限性有或多或少的伸縮性,那么人類按照“道”的法則去生活,這自然就會拉長人的生命的時間長度。否則,人類的生命時間就會被縮短。老子擴大這種意識,又認為道的永恒性還能使事物的有限時間性不斷延伸。人們修煉自我同神合一或同絕對者合一,不管是不是宗教和哲學上的神秘主義,其中就有追求時間永恒的愿望。老子的養生論中也有這種東西。道教信徒視老子為長生不死信仰論的祖師并非無中生有。

         在老子哲學中,具體事物的作用再大,它的作用也是有限的;道的作用再小,它的作用也是無限的。這也是為什么各種信仰和信念常常都訴諸最普遍的價值和最普遍的法則。老子的道就是這種東西。老子哲學義理結構中道與萬物的關系,是源與流、體與用、母與子的關系。萬物源于道,同時又有自己的自主性。道一方面遵循著萬物的自主性,另一方面又輔助萬物、化育萬物;道既生成萬物,又畜養萬物。具體事物特別是人類通過道的法則和能量獲得長生,不管是從有窮的時序總是相對于無窮的時序來看,還是從有窮的時長最大限度地接近無窮的時長來說,反過來也說明了道的永恒性。老子的經驗時間與超驗時間的內在關系分為兩種:一種是外延更大的各種具體事物時長與道永恒的關系,一種是人的生命時長與道永恒的關系。在兩者中我們都能看到,具體事物和人生獲得時間上的長久性不僅值得向往,而且有望成真。

         期望的根據在于事物與道合一,事物要合乎道和持守道。只要如此,事物就能獲得恒久,人就能夠長生。對于人的生命的時長性,老子有“道乃久”(《老子》第16章)、“死而不亡者壽”(《老子》第33章)、“長生久視之道”(《老子》第59章)、“沒身不殆”(《老子》第52章)等論斷。這幾個論斷中的久、長和壽等概念關注的是人的生命何以能夠長久的可能性。單獨看老子“道乃久”這一論斷,它似乎說的是道自身的永恒性,但在第16章上下文語境中(“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沒身不殆”),這句話同前幾句話一樣,它的主語也是人:即人懂得了道之常他就能包容;他能包容就能公正,他能公正就能夠成為天下王;他能成為天下王就能合乎天道,他能合乎天道就是合乎道,他能合乎道就能“長久”,他就能“沒身不殆”。人生有危險就將威脅人的生命的持續性,人生沒有危險就意味著他能夠長久、長生??傊?,“道乃久”揭示的是,人的行為“合乎道”,人的生命就能被延長。合理生活是人的健全生活的重要部分,合乎道的生活比合理生活更豐富。老子除了“善攝生”的觀念外,更有“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老子》第8章)這些廣泛的合理活動和行動觀念。“動善時”將人的合理行動與恰當的時間統一起來。這里的“時”比時機的意義所指更多。按照“死而不亡者壽”這句話,人死去卻不消失,這就是長壽。人活百年被認為是壽之大齊。但這種壽還不夠。老子相信人有超出肉體壽命的更長久的精神壽命。這種壽命是人的卓越性給一代一代人留下的永久的記憶,雖然他的自然生命結束了,但他的精神生命依然存在和被人們所牢記。這是老子強調人的精神能夠實現永恒,強調人的精神影響力的持久性能夠彌補人的肉體生命時間長度的不足。歷史上的“三不朽”就是這種意思。

         “可以長久”和“長生久視之道”這兩個論斷,都相信人的生命能夠長久。從“名與身孰親?身與貨孰多?得與亡孰???是故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老子》第44章)中,我們就可知道老子為什么說人的生命能夠長久。這是因為人懂得了知足,知道了適可而止。由此,他就不會受到羞辱,也不會遭遇危險。這是人遵循道生活的結果。人如果貪戀,他的耗費就一定多;人如果多藏,他失去的也一定多,他當然也不可以長久。因為這都不符合道。“長生久視之道”這句話說明,人之所以能夠長生和久視,那是他通過修煉道而獲得的結果。這是一種什么意義上的道呢?《老子》第59章說:“治人事天,莫若嗇。夫唯嗇,是謂早服;早服謂之重積德;重積德則無不克,無不克則莫知其極;莫知其極,可以有國;有國之母,可以長久。是謂深根固柢,長生久視之道。”據此,人的長生,是基于生活的節儉、節制和珍愛生命。如果人能不斷積累這種美德,能堅持不懈地奉行,他就能夠神通廣大,長生不老。根據《老子》第50章,一個人不善于養生(“生生之厚”),他就不能享盡天年。相反,一個人善于養生,他就能避開各種危險(“以其無死地”),他就能壽終正寢。人修煉道能夠長生,人認識和掌握道、持守道的真理,按照道去生活(“守其母”),他終身就不會有危險,就能達到長生:“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復守其母,沒身不殆。”(《老子》第52章)

         有關具體事物的時間長度,老子有“天長地久”(《老子》第7章)、“不失其所者久”(《老子》第33章)和“有國之母,可以長久”(《老子》第59章)等論斷。按照“不失其所者久”的說法,具體事物中能夠長久存在的,是那些“不失其所”的事物。這里的“所”指“道”。事物“不失其所”,保持其“所”,恒守其“所”,持守“道”,就能“長久”。按照“天長地久”的說法,天和地是能夠長久的。天地為什么能夠長久,老子說這是因為天地“不自生,故能長生”。天地作為具體事物,相對于其他具體事物來說,是時間上比較恒久性的存在。這種以擬人化的方式揭示天地能夠長生的原因,同《老子》第50章用“生生之厚”解釋人的壽命短暫類似。

      老子之道具有不干涉、不控制(“無為”“無事”)、清靜、柔弱的顯著特性。正如上述,人奉行道能享有天年和長生,各種事物以道為基礎來活動也能持續存在和長久。柔弱表面上看沒有力量,這也是為什么人們容易視柔弱為軟弱、無視柔弱的美德和價值。但對老子來說,真正有力的東西是“柔弱”的東西。在老子那里,柔弱也是道的本性。道就是用它的柔弱和溫和去對待一切事物(“弱者道之用”)。相反,看起來是有力的爭奪、強硬、剛強、勇敢和盈滿等,實際上都不是真正的強大、有力。柔弱、柔和、謙讓才最有力量(“柔弱勝剛強”)。具體事物能夠通過道的柔弱性獲得持久的時間性。如果說老子太偏愛柔弱的美德,那么,一般來說,我們則是太偏愛剛強。

         具體事物和人的生命通過道的力量來實現持續性和持久性,從老子的柔弱主義這一特有的世界觀來說,那就集中體現在遵循道的柔弱法則而存在,避免各種剛強、極端的方式。否則,事物都將失去它們的存在之本,都不能持續、持久地存在?!独献印返?5章中說的“不道早已”,是從“物壯則老,謂之不道”(事物過于強壯、剛強,衰老就快,不合乎道)中得出的結論(不合乎道,事物就會過早逝去)?!独献印返?章中說的“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銳之,不可長保”,第23章中說的“故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孰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于人乎”等,都是對這一真理的不同表達?!独献印返?6章,將事物柔弱還是剛強產生的兩種不同結果截然分明地表達了出來:“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強則不勝,木強則兵。強大處下,柔弱處上”。
       
      結  語

         如何認識和把握老子哲學中的時間概念,并不像我們看到的那樣簡單。事實上,老子哲學中有著兩種不同的時間概念,一種是經驗的時間。這是同具體事物聯系在一起的時間,這是有窮連續的時序。這種時間是容易被識別和把握的。但老子哲學中還有另外一種時間。這是超驗的時間,這是同“道”以及道的隱喻等聯系在一起的時間,這是無窮連續的時間。本文通過對《老子》文本中“恒”字特別是“恒道”和“道恒”的“恒”字的語義學考察,我們認定老子不僅有“恒道”的用法,而且也有“道恒”的用法。結合老子的道的隱喻表達的時間,我們認定老子的道的時間是永恒的時間,是無窮連續的時間,是超驗的時間。老子哲學中的經驗時間、具體事物的時間,分別分有了道的無窮連續時間的部分而獲得了各自有限的時間。道的超驗時間,不僅是具體事物時間性的來源,而且又是具體事物特別是人的生命時間性的保護者,是最大限度擴大具體事物和人的生命時間的引導者。

      本文原載于《社會科學戰線》2023年第6期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史學會
      偷拍 中文 亚洲 欧美 动漫_三级片免费视频观看_香港台湾经典三级A视频_亚洲男人天堂视频
        1. <table id="wzyxt"></table>